0

潮玩收藏市场喧闹背后暗流涌动

202112/2216:41
2021-12-2216:41
来源: 中国消费者报

潮玩收藏市场喧闹背后暗流涌动

核心提示: 在艾媒咨询首席执行官张毅看来,玩具收藏的流行与年轻一代的消费心理、审美习惯密切相关。

  玩具是一个时代审美的反映,铁皮玩具、画片、芭比娃娃都曾是不同年代年轻人钟情的收藏品。如今的年轻一代也有着属于自己时代特点的玩具收藏品——潮玩。潮玩,广义上指潮流玩具,又称艺术玩具或设计师玩具,是一种融入艺术、设计、潮流、绘画、雕塑等多元素理念的玩具。潮玩作为玩具,从形象设计到销售方式都有着不同以往的巨大改变,它适应了当下年轻人的喜好,并引发了他们购买、收藏的热情,而且这一热情似乎远高于任何一个时代的年轻人。但就在潮玩收藏品新品迭出、预售秒光的红火、热闹之中却藏着股暗流,仿品定制、炒高二手货价格……潮玩收藏市场从未消停。

  抢购热情高涨

  潮玩在“Z世代”们眼里,不仅是可以把玩的玩具,还可以是收藏品。

  12月15日,记者在泡泡玛特京东旗舰店参与了一场潮玩收藏品预约抢购活动。该玩具高25厘米,售价1099元。截至抢购开始前5分钟,显示的参与抢购人数已达到75万人。记者邀请了5位朋友一起帮忙抢购,但开抢的一瞬间,页面便显示该商品已经被抢光。

  据了解,在潮玩收藏市场,无论在线上发售新品,还是实体店预售,都会引发一场规模宏大的抢购。

  为什么一个玩具会引起年轻人如此大的热情呢?热衷收藏潮玩的北京大学生刘斌告诉记者:“当下大众熟知的盲盒只是诸多收藏玩具品类中的一种,收藏玩具还包括手办、变形、机甲、拼装模型、可动人偶等。潮流玩具,它承载了更多元化的风格和文化,影视、动漫、游戏、历史、旅游,甚至是美食,其中都可以提炼出来作为产品创作的元素。收藏玩具其实就是收藏一种喜爱,甚至是一种情怀。”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超过60%的男性用户为了收藏而购买模型类玩具,近60%的女性受访用户购买模型玩具的原因是“收藏”和“纯属喜欢”。

  华安证券发布的《新消费行业2021年度策略报》显示,Z世代新兴消费群体更注重精神需求与全方位的消费体验。令人开心的产品外观、品牌故事、内容等,以及助人解压的冲动消费过程,都逐渐成为时下用户增量消费的重要因素。

  在艾媒咨询首席执行官张毅看来,玩具收藏的流行与年轻一代的消费心理、审美习惯密切相关。

  销售模式带来新问题

  记者了解到,目前潮玩收藏品的销售大致分为定时限量发售、限量抽签发售、限时不限量销量、限量销售。无论哪种形式的发售大都是付款后交付。

  海绵娃娃的独立设计者刘歆对记者说:“我们先把娃娃设计出来,然后预售,收到消费者的预付款后才根据预售情况向工厂下订单,以销定产。做娃娃也需要利润平衡点,可以不赚钱,但是不能亏钱,所以只有订单数量达到盈利平衡点才下单制作。”

  刘歆还告诉记者:“预售并不是资金量小的独立设计师专有,知名大品牌也搞预售。大品牌预售的目的主要为了宣传。预售一般会提前一周就开始在网上登记预约,大都是限量或限时销售。一周左右的预售时间可以让更多的爱好者参与。”

  年轻的消费者对这种销售方式还算买账。北京高中生“小恐龙”喜欢收藏各种关节娃娃,她告诉记者:“现在的关节娃娃基本都是预售,等上几个月都很正常,最长的一次我付款后等了8个月才收到娃娃。”她还表示:“潮玩本就是一个玩具,它具有娱乐性,购买方式采用抢购、秒杀也很好玩,像是一场游戏,抢到了高兴,抢不到就重在参与。”

  预售、限量已经成为了潮玩收藏品的主要销售模式,年轻的消费者也乐于接受这一方式,但是这一销售方式会引发一些难以解决的售后问题。

  潮玩收藏者刘蒙对记者表示,预售后发货延迟是常见的事,尤其是一些独立设计师的产品。而一些小品牌和假设计者会在预售后卷钱跑路。另外就是产品质量问题,因为商品多是限量发售,一旦有质量问题,无法换货。“退货又不甘心,等了几个月或是好不容易抢到商品就退了,心里很难受。”

  炒作成就高溢价

  小逗是潮玩收藏的爱好者,购买过的一款Dimoo限时不限量的大娃娃,该产品定价为899元,二手潮玩市场能加价1000-2000元。

  据记者了解,今年6月,泡泡玛特新发售限量的400%(28厘米)和1000%(70 厘米)的MEGA珍藏系列大娃娃,因众多明星及红人的晒单而火爆全网。特别是原价为4999元的1000%版本,初售期在二手交易市场上一度被炒到了88888元的天价。积木熊是所有潮玩中被炒至最贵的品牌。记者在得物的积木熊专区看到大量售价5万元以上的单品,溢价大多在10-30倍。当前在售积木熊中最高价甚至达到17.6万元,且显示已有14人购买。

  尽管收藏款娃娃二手溢价情况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是从盲盒二手销售的数据中可以一窥其可观的溢价。艾媒咨询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有超过44万名盲盒玩家在二手“闲鱼”平台上交易。仅11月,盲盒、盲箱交易额突破1.2亿元,同比增长70%以上。一些隐藏款和热卖款盲盒由于具备稀缺性,售价甚至高于原价的几十倍。

  记者了解到,活跃于二手平台的主要有两类人:一类是收藏者。他们会在二手平台上相互交换自己需要的娃娃,卖出自己不太喜欢或是重样的娃娃,然后买入喜欢的娃娃,以卖养买是常见生态。还有一类是靠贩卖二手潮玩获利者。

  专门从事二手潮玩买卖的秦翔告诉记者:“做二手潮玩生意,根据地不是朋友圈,而是得物(毒APP)。在一款新品娃娃预售期的时候我们就接单销售二手货,这是因为我们有办法一次就可以拿好几千个签,还有一些别的渠道,可以保证能抢到货。我不着急,尤其是大娃娃,到手后屯半年就值钱多了。特别是发货后明星一晒,博主一讲解,价格再翻倍不成问题。”

  据了解,在许多潮玩发售前,不少明星艺人和潮玩博主便常常提前拥有,在社交平台晒娃。得物上常会看见潮玩博主发布视频,全方位展示当天还没开始抽签发售的某款新品大娃娃,以吸引人们参与抢购。之所以可以如此炒作,品牌方功不可没。

  中国科学院心理咨询师金鸿对记者说:“高溢价、炒作会对消费者造成产品稀缺后的购买冲动,饥饿营销的目的就是激发消费者不理智消费,尤其潮玩的爱好者都是年轻人,更容易冲动消费,所以要用平和的心态面对收藏。”

  云飞营销分析师章乃斌对记者说:“潮玩收藏本身是出于兴趣与爱好,现在的高溢价使得收藏成为了一个获取超额利润的生意。但是炒作是不会持久的,早晚要回归合理价格,所以消费者一定不要头脑发热,误入炒作出来的潮玩收藏‘坑’。”

  记者手记

  莫让收藏乐趣沦为商业大戏

  玩具是给人带来快乐的产品,收藏玩具是让人生充满乐趣的爱好,但是这件原本的乐事现在却在市场中演变成了一场炒作与溢价相交织的商业大戏。

  这几日,一款名叫“玲娜贝儿”的毛绒玩具压过了各种潮玩的风头,成为玩具收藏品中新晋的高溢价魁首,在二手市场上出尽风头。这款原价219元的迪士尼毛绒玩具被炒到了6000元。此时,玩具收藏已经变了味道,它对于收藏者不再是乐趣,而成为了重负。

  现在一些潮流玩具的价格在二手市场溢价几倍甚至几十倍都司空见惯。这其中有倒卖者的恶意炒作,但不得不说,也有收藏者慷慨解囊的纵容与推波助澜。超高溢价之下还有人买单,有的是真爱,有的则是跟风,更有的是将收藏品看作可以不断增值的金融产品。

  在潮玩收藏中,年轻人的集体冲动不断推高了二手市场的价格,同时成就了一批黄牛的发家致富。有的黄牛甚至扬言“溢价只有一两倍赚得太少”“潮玩这么炒下去,我两年就可以在北京买房了”。

  视收藏为乐趣的人,对于藏品价格的波动不会太敏感,但现在潮玩收藏市场的情况是,一款玩具被炒得价格越高,就有越多的人购买。以“玲娜贝儿”为例,从开始找人代购、加代购费购买,然后加价到500元销售,紧接着价格就像脱了线的风筝不断上升直至几千元。试想,如果在价格被炒高之后没有收藏者参与捧场,光靠炒家自己抬升价格,高价格是维持不住的,何况此番“玲娜贝儿”并不是限量发售。如果潮玩收藏者理性面对藏品,整个潮玩二手市场的价格就会随之理性。

  在玩具收藏市场一直就不乏爱好者。北京一位玩具藏家20年来收集了近400件铁皮玩具,他用这些玩具装饰了一家民宿,把这些年收藏的玩具尽可能地展示出来,让喜欢玩具的人或者怀旧的人一起欣赏,让年轻人了解中国玩具发展的进程。他收藏的铁皮玩具有朋友送的,有旧货市场淘换的,甚至有到国外旅游时在旧货市场买到的中国制造出口玩具,却并没有动辄花成千上万元购买的。

  藏品被喜爱、被收藏,是因为它们都蕴藏着一段时光的故事。若忽略了藏品的内涵,只因为其可能会增值而收藏,就失去了收藏的乐趣,更失去了收藏的意义。 (李燕京)

关键词: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