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周鸿祎:企业家要勇于“上山下海”

202112/1716:50
2021-12-1716:50
来源: 中国企业家

周鸿祎:企业家要勇于“上山下海”

核心提示: 周鸿祎认为,在接下来的数字化进程中,360要开启“上山下海”新篇章:“上山”是上科技创新的高山,360网络安全业务将继续攀登前行;“下海”则是深入数字化蓝海,对哪吒汽车的投资是其表征之一。

  周鸿祎没驾照,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车的热爱——360总部楼下停着三辆他的爱车,虽然只能坐在副驾驶座,但他自称特别喜欢加速带来的推背感。2021年,这种热爱进一步延伸,360连投两轮哪吒汽车,斥资29亿后,间接合计持有后者16.594%的股权,成为哪吒汽车的第二大股东。

  作为合众新能源汽车旗下品牌,哪吒汽车成立于2014年10月,主打性价比。消息一出,有人质疑说,谁都想在造车热里分一杯羹,红衣教主亦不能免俗;也有人拍手肯定,罗永浩转发周鸿祎造车的微博并称赞道:“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是企业家精神。”

  “雷军比我大一岁,他在退休之前赌造车这件事,雷军都能干,我有什么不能干的?”在官宣投资哪吒的沟通会上,周鸿祎的回应依旧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近日,他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则更希望从未来趋势去理解这场投资:“未来20年,这个行业可以改变中国的智能制造业、新型能源产业,它是汽车、制造、IT三个行业的交汇点,而且中国有这么大的优势,我们不能无视,应该积极跳进去。”

  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周鸿祎和雷军或许有不同的观点和策略,但有一点,他们却“英雄所见略同”。“每个企业家都想成功,实际上企业家成功,个人努力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站在时代的潮头,顺应了方向会有很大帮助,雷军说的‘跟对了风口’,重要的是看清楚大趋势是什么。”周鸿祎说道。

  周鸿祎进一步解释:“发展到今天,互联网公司为什么成功?大家都觉得是因为聪明、能干,能把竞争对手打败。实际上这些公司的成功,我认为还是要归功于大时代的带动,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背景,没有中国的人口红利,没有国家对互联网的政策,这种成功不可能出现。”

  在他看来,数字化已经成为中国的国家战略,它不只局限于虚拟经济,而是涵盖了用数字化技术产生的所有经济成果。在新的数字经济战场上,上半场的主角是互联网公司,而在下半场,互联网公司要甘于做配角,积极参与到产业互联网的建设中。

  “我们通过投资方式可以提供资金支持,通过技术、产品合作,可以把我们拥有的技术和人才为传统行业做一些输出。”周鸿祎解释了具体“当配角”的方式。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辐射范围之广、影响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正在成为重组全球要素资源、重塑全球经济结构、改变全球竞争格局的关键力量。发展数字经济是把握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新机遇的战略选择。

  周鸿祎认为,在接下来的数字化进程中,360要开启“上山下海”新篇章:“上山”是上科技创新的高山,360网络安全业务将继续攀登前行;“下海”则是深入数字化蓝海,对哪吒汽车的投资是其表征之一。

  上山下海

  “国家现在提了两个词——‘杀手锏’、‘卡脖子’,一方面国家需要新的杀手锏的技术,使得我们在一些领域里实现弯道超车;另一方面我们要解决‘急难关卡’,急是紧急,难是困难,关是关键,卡是卡脖子。360这几年一直选择的是替国家解决网络安全方面的卡脖子问题。”周鸿祎表示。

  截至2021年9月,360累计申请专利12755件,其中发明专利11312件,是拥有专利数量最多的安全企业。2020年,360安全大脑共披露23个APT(定向威胁攻击)组织涉及全球范围的攻击活动,其中涉及13个针对中国地区发起攻击的组织,包括4个首次披露组织。在涉及行业上,APT攻击活动则显现出瞄准政企军工的趋势。同一年,360正式设立“360政企安全集团”,再度明确了发力政企安全市场的战略方向。

  对于有人质疑360在安全领域的决心,周鸿祎会反问:“一个做了十多年的事,你来问我决心?”事实上,早在2014年5月,周鸿祎就曾思考:360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当时,他将“安全”作为答案在内部信里给到上万名员工——大数据时代来临的时候,安全作为大数据的基础设施,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这条路径一直延续至今。

  如果说“上山”是360耕耘了十多年的领域,“下海”就是最新尝试。

  “中国造车业缺的是什么?我认为缺的是数字化基因和数字化思维,不光是数字化技术,数字化技术用钱是可以买到的。中国互联网有这么多在数字化领域干了十几年、二十年的企业,如果把我们在互联网上积累的技术、产品体验和车去结合,世界上可能不会只诞生一个特斯拉。”周鸿祎认为所有传统产业都有数字化空间,在即将到来的“软件定义汽车”新时代,汽车产业也极其缺少数字化思维。

  在遇见360之前,数字化思维的确是哪吒遇到的最大问题。与蔚来、小鹏等互联网造车势力不同,哪吒汽车的合伙人以及领导班子大多来自于传统汽车行业。D轮融资前,哪吒汽车背后的资方有多家地方政府股东,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张勇来自北汽新能源。有人分析,哪吒汽车此前沿用了北汽新能源擅长的打法,主要面向对公市场,大部分产品销往共享出行、网约车、企事业单位等大客户。

  张勇不赞成这一说法,他表示哪吒汽车今年销量中,B端市场占比不足10%,9~10月两个月B端市场具体占比大概是2%、3%左右。但他在谈及与360的合作中,依旧把互联网基因作为与360合作的重要原因,“与360合作,哪吒汽车将汲取互联网基因优势,与汽车DNA进行整合重组。同时在智能互联方面,360还会为哪吒汽车提供全方位赋能。”

  从目前来看,要实现真正的结合还尚有时日,但现实的利好已显现。

  虽然哪吒汽车依旧面临着亏损问题,但在360宣布战投后不久,宁德时代宣布将参与其D2轮融资,近日甚至一度传出哪吒汽车即将赴港IPO的消息。据相关数据,哪吒汽车10月交付新车8107辆,创下品牌月度销量纪录的同时,也成功在造车势力月度交付量斩获第二名的好成绩,仅落后于小鹏汽车。

  “数据在宁德时代那里是不会说谎的,他们选择投资也是看到了哪吒的潜力。”周鸿祎表示。不过,他表示自己对哪吒汽车IPO一事并不知情。

  对于一家每年营收上百亿元的公司来说,钱或许不是360最看重的事。如周鸿祎所说,未来的技术、人才支持才是360真正能参与新能源汽车产业,为产业带来改变,作出贡献的地方。

  “真正衡量一个企业的价值是它为社会创造的价值,如果一个企业突然有一天消失了,老百姓和社会或者政府会有什么感觉?如果大家觉得日子不难过,说明这个企业没啥价值,很快会有人来填补你的空白。如果这家公司突然没了,大家觉得自己的生活受到了影响,这个公司才是有价值的。”周鸿祎把著名投资家彼得·林奇的话挂在嘴边。

  科技平权

  过了“五十知天命”的年纪,周鸿祎的话语体系里多了类似数字经济、科技平权等“宏观”词语,不再像那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红衣大炮”。但谈到要做的事,他依旧雄心勃勃:从宣布投资哪吒汽车后,他一直高呼,360要造“人民的车”。

  “原来有人说,15万元以下做不出智能驾驶汽车,我不太同意,智能网联车是用户体验革命的机会。”周鸿祎表示。目前哪吒两款车的官方售价在10万元以内,哪吒U Pro是一款紧凑型纯电SUV,售价9.98万元起,哪吒V是一款小型纯电SUV,售价5.99万元起。

  实际上,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都曾表示,15万元是智能汽车的分水岭,他们都认为,低于15万元是不可能把智能汽车做好的,而低于10万的车型更不可能叫做智能汽车。

  争议集中在“智能”两字上,这恰好是周鸿祎认为价格会降低的原因。

  “只要这个行业变成IT行业(就能做出低价的智能汽车)。因为数字化产业有三个定律在起作用:第一,摩尔定律,汽车里芯片、电池的成本都是在逐年下降的,只不过电池没有芯片那么快;第二,边际成本为零,数字化的世界边际成本可以为零,将来整个汽车的软件研发可以越来越强,成本会进一步降低;第三,网络效应,随着用智能网联车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收集的数据也会越来越多,会创造更大的价值。”

  “对中国来说,还有6亿人月度可支配收入大概为1000元。未来要实现‘共同富裕’很重要的一点是看我们能不能把高科技含量产品做到平民化的价格,中国二三线城市还有很多年轻人没有人生中第一台车。”周鸿祎的想法和雷军再度产生共鸣。

  在此之前,周鸿祎对风口的敏锐度有目共睹,他捕捉过智能手机、移动直播、智能硬件等“风口”。但由于种种原因,有人说他像离开马背的成吉思汗,曾经“单点突破”的战法没再带来奇效,新的增长点一直难成气候。

  “我知道很多人对我妖魔化,说我做事情没有耐心。”当被问及多种尝试时周鸿祎回应,“所有的企业家在做事的过程中都在试错,没有谁看准一件事,一做就必成,如果都成功,就不叫创新。”

  周鸿祎强调,最可怕的就是,自己又有经验,又有很多想法,又觉得自己很聪明,然后手里又有点资源,还有上百亿的现金。这种情况下就会产生一种虚假的幻觉,那就是有时候觉得“无所不能”。意识到这一点后,他说自己这几年一直在做减法,更加聚焦。

  投资哪吒汽车后,周鸿祎似乎又重回了产品经理的角色,站在用户角度而不是专家角度给张勇提提意见,但并不会强干预。他的大多数时间依旧花在360的核心业务——安全上。“一个智能网联车有四个网络:车身网络、车联网络、车云网络、车数网络。车的安全问题将来不出事儿则已,一出事儿就是大事儿。”周鸿祎认为,汽车安全大有可为。

  2020年,360实现营收116.1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12亿元。长期以来,互联网广告及服务板块都是360最主要的营收来源,但在2020年,360的营收结构已经开始出现一些改变。

  财报显示,2020年,360来自智能硬件业务的收入为21.42亿元,同比增长27.77%;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11.34亿元,同比增长18.41%;以政企安全为代表的安全及其他业务收入为8.08亿元,同比增长70.73%。

  回顾360的营收结构,周鸿祎曾表示:“做安全的人天天靠广告赚钱,老觉得我不务正业,所以我故意说我挣的钱有点庸俗,但用处一点都不庸俗,一年一百多亿的收入,大部分投入安全。”现在,这句话还要补上“汽车”两个字。(刘哲铭)

关键词: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