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新剧本来了?李国庆行拘期满后继续声讨俞渝

202007/2016:26
2020-07-2016:26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新剧本来了?李国庆行拘期满后继续声讨俞渝

核心提示: 7月20日,当当创始人李国庆的微博又有了新动态,这次,他对当当此前宣布的“公章已被追回和归还”提出了质疑。

  “请问俞渝女士,你知不知道这些公章是作为证据被公安局扣押并处于被扣押状态?如果你不知道,没关系,请你把这些公章马上原封不动退还公安机关,不要干扰和影响他们的工作。如果你现在已明知这些公章属于被扣押而不退还,请咨询你的律师你会有什么法律责任。”

  7月20日,当当创始人李国庆的微博又有了新动态,这次,他对当当此前宣布的“公章已被追回和归还”提出了质疑。

  据当当网人力资源部7月14日发布的一封内部信,李国庆等人7月7日“抢走”的公章、银行U盾等重要资料已于7月13日被相关部门追回并归还。

  而李国庆透露的一个信息是,朝阳分局7月13日就这些公章发出了“京公朝证保决字[2020]51290号《证据保全决定书》”,对全部“证据保全清单中的物品进行扣押叁拾日”,时间从7月13日至8月12日。

  对此,李国庆表示,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被公安局保全扣押30天的“证据”,怎么第二天7月14日就成了“被公安部门追回并归还给当当”了呢?

  截至发稿,当当网尚未对李国庆的质疑作出回应。

  关键的公章

  事实上,在李国庆和俞渝的当当控制权之争中,公章成了一个关键物件。今年4月26日,李国庆带人首次闯入当当办公区,抢走的就是十几枚公章、财务章。

  据当当披露,李国庆当时共抢走11枚公司章和36枚财务章。对于“抢章行为”,李国庆称是其名正言顺接管公司的过程。

  公章到手之后,李国庆也没闲着,4月26日当天,其发布了一个盖有当当运营主体公章的公告。

  该公告显示,李国庆要求召开当当股东会,设立董事会,俞渝不同意,公司监事也未履行职权。因此李国庆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召集(临时)股东会。当当公司小股东参加股东会并支持李国庆,选举李国庆为董事长和总经理。股东会决议获得半数以上股东同意。

  所以公告称,4月26日,李国庆是以董事长和总经理身份实施对当当公司的管理。而且李国庆在公告中还特意强调,没有当当公司公章的公司声明,均不能代表公司。

  对于李国庆”抢章夺权“的戏码,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当时分析认为,李国庆抢公章的行为是否合法主要取决于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股东会决议是否合法有效又取决于,李国庆能否在离婚诉讼未结案前以所谓实际持有股权比例的名义行使表决权。

  目前来看,”抢公章”的行为显示是不合法的。7月7日凌晨6点多,李国庆又带二十多人闯入当当办公区,抢走了公章、U盾等资料,对此,李国庆依然称是“依法接管当当”。

  但第二天(7月8日),朝阳警方通报称,2020年7月7日7时许,违法行为人李某庆(男,55岁)纠集他人,在朝阳区静安中心某公司办公场所内,采取强力开锁、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等方式扰乱了该公司正常工作秩序。目前,朝阳公安分局已将李某庆等4名违法行为人依法行政拘留。

  7月19日,李国庆在行拘期满后也发布一条长文,称“这么些年来,还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闲暇集中思考一下人生。在时间凝固的日子里,我想念家人和朋友,回顾成功与失败,反思接管当当的经过以及思索未来”。

  该文中,李国庆阐述了自己今年4月底和7月初两次行动的动机和背景,同时,也表示,“我很遗憾地看到本出于良好动机的接管方式造成了广泛的社会影响。在过去几天里,我对此做了深刻的反思。”

  所以接下来,“抢”这种事情李国庆应该不会再做了,但其对于当当的接管,是否有理有据?

  股权之争

  在李国庆被行拘的日子里,当当法务部于7月16日连发两条微博长文,分别介绍了当当的股权变革和李国庆俞渝的离婚案进展。

  当当法务部称,称召开了“股东会”、“董事会”,大股东俞渝没有接到过会议通知,根据当当网在工商登记的章程,当当网不设立董事会,因此这2个会议没开过。

  实际上,根据李国庆此前给出的理由,其认为他和俞渝尚未离婚,当当股权应该作为夫妻共同财产一人一半,所以他实际应持有的股权比例是45.85%,然后再联合其他股东,持股比例过半,就可以做出成立董事会的决议。

  对此,当当法务部称,在当当网2016年9月退市时,俞渝、李国庆、孩子和管理层,约定了他们在控股公司的股权比例,即俞渝52.23%、李国庆22.38%、孩子18.65%、管理层6.74%。

  但目前,当当网的运营主体——北京当当科文的股权架构中,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分别持股64.2%、27.51%和8.29%,这是因为李国庆和俞渝的孩子是外籍,其18.65%的股权被俞渝、李国庆和管理层按比例代持。

  当当法务部称,目前北京当当科文登记的股权比例,真实反映了俞渝、李国庆和他们孩子在2016年的约定,符合当当的历史。而且李国庆离开当当网管理层多年,李国庆发布过离开当当网的公告、当当网保存了停止为他支付工资、缴纳社保的记录,李国庆目前在当当网的身份只有小股东。

  而现在之所以会存在“夺权”的问题,当当法务部认为是李国庆企图用离婚诉讼,修改其家庭的财产的书面安排,在离婚诉讼中受阻,又企图将婚姻法带入公司法,制作法律上不成立的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

  所以目前来看,李国庆最终能在当当拥有多少股权,要取决于离婚诉讼的结果。对此,当当法务部认为,俞渝、李国庆和成年人孩子存在家庭财产分割的书面协议。根据《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可以通过书面方式约定共同财产的归属。有约定的,从约定;无约定时才平分。而自2016年俞渝、李国庆达成家庭财产分割的书面协议后,家庭间的股权分割比例一直严格按照该约定履行。

  当当法务部还援引法学专业人士的观点称,根据《婚姻法》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关于审理婚姻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参考意见(2016年)》,俞渝、李国庆达成的家庭财产分割协议合法有效,在离婚时应当得到支持。

  但在实际离婚诉讼过程中,李国庆似乎更占据主动权。根据其此前披露的信息显示,现在是俞渝在拖延离婚诉讼。目前,双方的离婚诉讼已于去年11月29日进行第一次正式开庭,今年6月15日,李国庆和俞渝又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前的质证。

关键词: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