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孙宏斌没等来“白衣骑士”

202205/1315:16
2022-05-1315:16
来源: 中国企业家

孙宏斌没等来“白衣骑士”

核心提示: 5月12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4月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优先票据利息,无法在相关的宽限期内进行利息偿还。

5月12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公司4月陆续到期的4笔美元债优先票据利息,无法在相关的宽限期内进行利息偿还。后续,公司将寻求相关债务的整体解决方案,以更好地保护所有利益相关方的利益。

《中国企业家》获悉,融创中国已委任华利安诺基(中国)有限公司为财务顾问,协助评估集团的资本结构及流动性状况,探索所有可行的方案,以解决当前阶段性流动资金问题。

作为融创投资条线的老员工,陆明早就知道这一天要来。而今,这一天真的来了,他反倒觉得发生这样的事确实也在预期之内。“债务刚出问题的时候,我们怕被挤兑。现在是挤不出来了,还怕啥。”陆明有些庆幸,“境外债没有抵押物,影响不了境内资产。”

安全是目前融创的第一考量。从去年起,融创就开始频繁出售资产,其中不乏核心资产。当下,融创什么优质资产都可以摆上牌桌,包括孙宏斌自己。融创方面对《中国企业家》表示,未来不排除通过引入战投等方式,对外寻求援助。

尽管央行、银保监会等近期在房地产融资层面接连释放积极信号,但多数房企的流动性压力仍未得到有效缓解。从目前来看,孙宏斌没有等来他的“白衣骑士”。

“现在整个地产大环境都很差,融资条件还未充分改善,房企自身经营也很艰难,人人自危。”接近融创融资层面的人士对《中国企业家》强调,目前融创债务展期已经获得一些支持,不过,在让渡股权给战投之前,融创必须先自己解决掉境外债务的展期问题。

流动性压力

关于前述4笔优先票据的具体偿付情况,融创在5月12日的公告中称,由于未在宽限期内支付2023年10月票据到期应付利息,可能将导致2023年10月票据的持有人要求公司立即支付本金和应计利息。截至公告日,2023年10月票据的未偿还本金为7.416亿美元。

此前一天,《中国企业家》获悉,融创中国对投资人表示,仍在努力兑付5月份到期的四只美元债共计9856万美元的票息,但同时也强调兑付的难度很大,很难解决。此外,融创中国此前计划,将对2022年6月14日到期的6亿美元债和2022年8月8日到期的6亿美元债发起交换要约。

对于此次“违约”原因,融创方面解释称,今年至今,集团融资情况未能得到明显改善。近期,包括上海在内的全国多地陆续暴发疫情,对房地产行业的销售也产生了极大影响。“我们有很多重点项目在上海,但市场确实停摆了。”接近融创的内部人士对《中国企业家》称。

融创在公告中称,自今年3月以来,作为融创“销售粮仓”的长三角区域、广州、西安等核心一二线城市,都受到了严重的疫情影响,公司3~4月的整体销售金额同比下降65%,使得现阶段面临着更大的流动性压力。

违约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之前敲定的资金方案难以落地。

融创方面称,受春节后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叠加上国际评级机构对公司评级的大幅下调影响,融创此前为应对3月份及第二季度流动性需求所推动的专项融资、资产处置等资金方案难以落地,也直接影响到了此次美元债息的正常兑付。

融创中国还表示,集团正积极寻求,于合理时间范围内,与票据持有人协商以达成一致的方式,解决相应问题。融创将继续尽最大努力,采用促进销售回款、处置资产、寻求债务展期及引入战略投资者以提高集团的信用状况等方式,解决当前阶段性流动资金问题。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融创此次引入华利安诺基为财务顾问、盛德律师事务所为法律顾问,可谓业内债务重组领域的“高配”组合。尤其是前者,被诸多房企视为求生之路的“救命稻草”。融创方面称,它们不仅将协助融创制定债务重组计划,也可作为对外沟通的桥梁,在后续战投引入过程中发挥作用。

某TOP10房企高管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融创此次境外债违约,是其境内债违约风险的延续,说明随着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的进一步下行,融创的现金流已经不容乐观,“聘请华利安等财务公司来协助处理,也是不得已的做法”。

卖项目自救

得到拯救之前,融创必须自救。

相比出售集团股权、对外寻找战投,赶紧卖项目“回血”显然更为实际,也容易操作。

5月10日,澎湃消息称,融创中国正在和几名潜在的买家洽谈,出售位于深圳的冰雪文旅城项目51%股权的事项。据悉,潜在买家当中,深圳地铁集团正在和融创接触,但目前双方仍在洽谈当中,并未最终确定买家,也未签署合同。

对此,融创方面不予置评。多位融创城市公司的员工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公司确实在出售前述项目。“年前就开始谈判了,意向买家还有万科。”对此,万科方面不予置评。

2020年11月23日,融创和华发股份以127.1亿元的价格,拿下了深圳的冰雪文旅城项目所在地块,根据合资公司股权占比,融创占比51%,华发股份占比49%。2021年3月,该项目开始动工,预计到2026年12月项目才能完工。据悉,该项目是融创布局深圳的首个项目。

除了继续卖项目,融创也在持续推动债务展期。今年4月初,“20融创01”债务展期方案终于通过,代价是孙宏斌押上了自己的信誉,以及青岛阿朵小镇及郑州中原文旅城两处项目,作为展期的增信保障。

青岛阿朵小镇作为融创文旅的明星项目,它不仅是融创的人居理想样板,也是孙宏斌追求“诗和远方”的代表作。一位融创内部人士对《中国企业家》感慨称:“如果未来债务处理不顺,阿朵小镇就是别人的了。”

融创方面的相关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自去年10月到今年年初,融创在市场没有获得新增融资的情况下,一直处于净还贷状态,积极采取了促进销售回款、处置资产、股权融资及控股股东孙宏斌无息借款等措施,竭尽全力保证流动性平稳。

从“买买买”到“卖卖卖”,不到一年时间,融创的债务形势急转直下。在本轮下行的房地产市场中,融创一直被认为是房地产企业积极自救的典型。尽管孙宏斌也在收缩战线、处置资产、借钱给融创、尽全力回款,但从多位行业人士看来,他还是低估了融创所面临的困难。

伴随行业环境的持续严峻,房企流动性紧张已成普遍现象。“目前30多家上市房企出现债务问题后都进入了重组阶段,对他们而言,其实也没有别的选择。”一位不具名的行业分析师对《中国企业家》称。

该人士认为,只有通过债务重组争取时间、保证公司现阶段经营稳定,后续才能在市场恢复时贡献新增经营性现金流反哺公司,从根源上助力债务妥善解决。“融创的资产质量和经营底子都相对较好,未来快速恢复的潜力也更大。”

前述TOP10房企高管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融创现在是销售排名前三前四的头部房企,如若债务状况持续恶化,对行业也会是一个重大冲击。但企业危机之下,“机构和地方政府的风险偏好只会更进一步,保交楼的主体责任也会进一步突出,不利于市场恢复”。(李艳艳 周春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陆明为化名)

关键词: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