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民办高校扎堆上市 资本运作马不停蹄

202108/1623:21
2021-08-1623:21
来源: 证券日报

民办高校扎堆上市 资本运作马不停蹄

核心提示: 最近一个月来,华南职业教育、通才教育、天有教育、景大教育等民办高校纷纷走上赴港上市之路。

  民办教育始终是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教育部数据,2020年,全国共有民办学校18.67万所,占全国各级各类学校总数的比例超过三分之一;在校生5564.45万人,占比接近五分之一。

  一位教育行业券商分析师对《证券日报》表示,民办教育通常可以分为三大业务板块:K12教培、成人非学历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自“双减”政策落地后,非学历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成为各大集团抢占的风口。

  相对来说,高等教育的门槛更高,资本化程度更低。“过去民办高校往往是以独立学院的身份存在,参与公司众多但资本化程度较低,集团化程度不够。”该分析师进一步表示,在今年《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发布后,民办高校未来走向更为清晰,引发一批高校上市潮。

  最近一个月来,华南职业教育、通才教育、天有教育、景大教育等民办高校纷纷走上赴港上市之路。

  独立院校走向转设之路

  冯小峰(化名)是2008届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以下简称‘南广学院’)摄影系的学生,他万万没想到毕业7年后,“南广学院”却不复存在。

  2003年,中国传媒大学与上市公司华夏视听教育关联公司南京美亚签订一份50年的合作协议,向南广学院提供若干教育相关服务及许可权,并收取年费。2004年3月份,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作为独立学院获批,当年9月份正式揭牌开课,华夏视听教育为所有方,南京美亚为主要举办方。

  2018年8月10日,教育部研究起草了《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其中明确规定,公办学校不得举办或者参与举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公办学校举办或者参与举办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应当经主管部门批准,并不得利用国家财政性经费,不得影响公办学校教学活动,不得以品牌输出方式获得收益。”

  2019年7月份,南京美亚、南广学院与中国传媒大学订立终止协议,前述二者向中国传媒大学一次性支付1.6亿元。南广学院从独立学院转变为民办高等教育机构,并于2020年3月份更名为“南京传媒学院”。

  2020年,华夏视听教育上市时,在聆讯后资料集的风险因素中明确表示,旗下大学成为营利性民办学校后,可能失去所得税豁免的税务优惠待遇。同时,在终止与中国传媒大学合作后,学校将在招生及就业方面将面临重大不确定因素。

  2020年5月份,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中提及把独立学院转设作为高校设置工作的重中之重。教育部规定,到2020年末,各独立学院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同时推动一批独立学院实现转设。

  南广学院只是民办独立院校的缩影。

  独立学院是依托于高校品牌、与社会组织和个人合作、基本实现完全独立自主的本科院校,不过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部分独立学院野蛮生长乱象频发。兴业证券研报指出,高校独立学院本身是一项三方共赢的举措,地方政府获得高教资源完成扩招任务,投资方切入教育产业取得经济收益,高校授权品牌获得办学收入充实本部经费。在巨大的利益下,办学乱象频发,部分独立学院在没有审批的情况下直接招生,而部分独立学院完全无法独立运营占用本部大量教学资源成为“校中校”,甚至出现独立学院直接颁发本部毕业证“三本变一本”的丑闻。

  经历多轮整治后,独立院校走向转设之路,转设路径为:转为民办、转为公办、终止办学。在此背景下,民办高等教育市场,迎来更为广阔、规范的市场空间。

  高教板块已现小巨头

  资本市场上,高教板块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

  某教育集团从事战投工作的从业人员告诉记者,今年K12板块政策收紧,尤其是“双减”政策后,成人教育成为新风口。“我们也考虑过高校板块,这一领域以往在资本市场都很低调,以独立学院为主,今年有集团化并购扩张的趋势。”

  “‘双减’政策与高教板块关系不大,所以对公司没有影响。长久来看,国家需要高质量的技术技能人才,一直支持高等职业教育。”新高教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集团的人员流动情况正常,并没有裁员,也没有裁员的计划。相反,集团还在持续加大人力成本投入力度,尤其是师资队伍建设方面的投入力度。

  7月份以来,多家民办高校赴港上市,综合来看,这些学校的募资用途主要集中在扩大院区规模、提高教学质量及并购其他学校方面。

  “对于民办高校来说,一个院区的可容纳学生人数是有限的,目前上市的民办高校学生人数基本都趋于饱和,增长只能依赖两方面:一是涨学费、涨学杂费;二是扩大学校规模。”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外延式并购成为民办高校上市后的一大扩展路径。

  以新高教集团为例,2017年该集团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时,学生总数为4.65万人。上市前,该集团旗下拥有云南学校(云南工商学院)、贵州学校(贵州工商职业学院)两所学校,正在投资东北学校(哈尔滨华德学院)、华中学校(湖北民族学院科技学院),筹划新建西北学校(西北工商职业学院)。

  上市后,新高教集团不断扩张,2020年7月份,公司以1.52亿元进一步收购广西学校(包含广西英华国际职业学院、广西钦州英华国际职业技术学院、广西英华国际职业学院附属中学)39%股权;今年4月份,公司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以6.74亿元的价格拍下郑州学校(郑州城市职业学院)。截至2021年6月末,新高教集团已经成长为涵盖8所高教学院的中型教育集团(含郑州学校)。

  “高教板块的小巨头已经出现,比如旗下拥有13所学校的中教控股,在校学生约25万人;拥有20所学校的希望教育,在校学生约20万人;拥有8所学校的新高教集团,在校生约12.6万人。”上述分析师认为,随着政策逐渐明朗,未来高教板块将进一步集中化,行业巨头仍有并购空间。(谢若琳)

关键词: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