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儿童英语培训机构颐泽英语跑路 涉及金额高逾千万元

202103/0316:38
2021-03-0316:38
来源: 界面新闻

儿童英语培训机构颐泽英语跑路 涉及金额高逾千万元

核心提示: 据茗茗爸爸提供的数据,颐泽英语多个校区共有824名涉事家长参与统计,其中,欢乐谷校区学生未完结的课时费用约在372万元,多个校区总涉及金额高达1100万元。

  “没想到传说中的跑路事件落在我们头上了。”3月2日,家长茗茗爸爸在微信上告诉界面教育。

  去年12月15日,北京儿童英语培训机构颐泽英语欢乐谷校区发布停课通知:“由于疫情产生的不可抗力影响,欢乐谷校区暂时资金困难,无法按时缴纳房租。校区接到集团通知,暂时停课一周,下周一会有后续的解决方案通知家长。”

  12月16日,颐泽英语常营校区、珠江帝景校区、朝阳大悦城校区也随后发布停课通知。

  茗茗爸爸尝试联系培训机构老师,但对方“电话拒接、微信拒回”。

  12月17日,颐泽英语欢乐谷校区的运营校长在家长群中发布长文。据茗茗爸爸提供微信截图显示,该校长称:“11月下旬,集团传出资金紧张的消息,通知各校区抓紧业绩,度过难关。”

  据天眼查APP显示,颐泽英语的母公司为北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佰思瞳),该公司旗下还有“悦动舞者”舞蹈培训和幼小衔接班。佰思瞳成立于2016年8月8日,法定代表人刘书云,注册资本500万元。1月22日,该公司新增限制消费令,被执行人为北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刘书云。

  3月2日,该机构一内部高层人士告诉界面教育:“从事发后,就联系不上刘书云、靳松母子(靳松在机构内部的身份为董事长),我多次联系靳松一直没有回音。他们目前的情况我一无所知。”

  而在事发前一周,靳松曾告诉上述人士,“有投资人对公司有融资意向。”

  据茗茗爸爸提供的数据,颐泽英语多个校区共有824名涉事家长参与统计,其中,欢乐谷校区学生未完结的课时费用约在372万元,多个校区总涉及金额高达1100万元。

  “欢乐谷校区是睿丁英语的加盟店”

  2019年底,茗茗爸爸花了11800元在家附近给孩子报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睿丁英语”。2020年,秋季复课之后,这家“睿丁英语”的招牌悄然变成“颐泽英语”。

  其更名原因,该机构声称:“佰思瞳公司进行品牌升级,为了更好地服务孩子们、提供更专业的教学。”

  “当时有一点不祥的预感,但也没到要退费的地步,因为这的场地、师资都没有变化,所以就没往坏处想。”茗茗爸爸告诉界面教育。

  跑路事发后,茗茗爸爸找到睿丁英语总部,对方声称:“欢乐谷校区是睿丁英语的加盟店,改名是因为与睿丁的品牌特许加盟合约已在2020年4月5日到期。”

  据茗茗爸爸了解,其他几处校区不曾加盟睿丁英语,开始用的就是“颐泽英语”的名称。

  据睿丁英语总部于2020年12月2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北京佰思瞳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于2016年4月6日加盟成立“睿丁英语北京欢乐谷校区”,2017年8月11日又成立了北京天星慕慕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经营“颐泽英语”项目,与“睿丁英语”项目并行运营,其中“颐泽英语”是其自主经营的独立品牌,学员为3至12岁的幼少儿。

  停课后,睿丁英语总部针对6岁以上少儿的一阶、二阶、三阶、四阶系列课程做出安置:只要是在加盟合约期内缴费的,就可以转剩余课时到睿丁其他校区完成学习。

  而颐泽英语的处理措施是,由靳松委托一个名为萌圈圈的转课平台,处理欢乐谷学员转课的相关事宜。

  对于转课,家长的态度并不积极。“学员还要另加钱才能转到其他培训机构,这成了收割二茬韭菜,当然没家长同意。”茗茗爸爸表示。

  另据茗茗爸爸反映,当时缴纳学费时,“几乎没人拿到正式的发票,该机构设置了不少障碍和借口拒绝为学员开具正式发票。即使开具收据也是钱收了一年的、可收据要分成四个季度开。”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曾印发《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停课前一天还在促销”

  “停课前,佰思瞳教育公司一直以多种方式促销直至最后一天。”茗茗爸爸称。

  据他透露,12月15日前,欢乐谷校区还在举办促销活动。“以砸金蛋、周年庆、幼小衔接名额有限、即将涨价、双十一、双十二等宣传手段诱使老学员续费、并加速招收新生源。很多家长在事发前的促销中新报了名或者续了费,甚至有家长在出事前一天因促销力度较大而交费后一节课都没上成。”

  颐泽英语的学费在100元/课时左右,但享受优惠的条件为,一次性交齐一年120课时费,“几乎全部家长都以9800-14800元不等的价格交了全年甚至两年的学费。”茗茗爸爸称。

  停课事件发生时,茗茗爸爸的孩子还有一半课时没上,待退费6195元。

  茗茗爸爸认为,“颐泽英语资金链断裂、卷钱跑路,可能是蓄谋已久”。

  茗茗爸爸提供的微信截图显示,靳松与一员工的聊天记录中,员工问:如果他们闹这么大,到时候您是不是还得承担法律责任?靳松回复:承担不了啥的,看着凶,我都了解好了。

  据茗茗爸爸提供的资料显示,该校区所在商场的物业方北京明天观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称,为响应国家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号召,其已为佰思瞳教育咨询公司减免今年房屋租金三个月,至跑路那天,校区并不欠房租。

  茗茗爸爸还称,多名校区老师反映,教职工2月到6月的工资一直没有开,社保也断缴了。复课后工资开到10月份,社保个人缴费部分照扣,但并未给员工缴纳。

  上述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教育,“所有员工2020年11月份的工资都没有发放,还有部分员工2020年3、4、5月份疫情期间的工资也未发放。欢乐谷校区员工共有31人,社保和公积金总部通知的是,社保交到5月份,公积金交到7月份,一直通知说可以缓交,12月会一次缴清。”

  经颐泽英语内部人士和茗茗爸爸确认,2020年年底,颐泽还召开了管理层会议,决定将所有收入按不同的优先顺序分配:第一,优先支付5名股东在任职校区管理人员期间所欠工资及报销;第二,解决员工社保缓缴问题,第三,处理5名股东的入资款退还问题。

  事发后,欢乐谷校区家长开始陆续去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派出所报警,已上交了近四百份材料。常营校区、珠江帝景校区和大悦城等几个校区的情况与欢乐谷类似,家长们都已到对应的常营派出所、劲松派出所等公安机关报案。

  据茗茗爸爸透露,派出所表示,“此类经济案件归经侦管、已上报分局经侦。”公安经侦称,“只是配合派出所核实一些情况”;警方的态度是:“立不立案取决于是否有违法犯罪,而不取决于线索。”(文中茗茗爸爸为化名)

关键词: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