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嗓子退意已决:一款产品坐吃27年 多元化难破圈

202108/2515:44
2021-08-2515:44
来源: 斑马消费

金嗓子退意已决:一款产品坐吃27年 多元化难破圈

核心提示: 2016年之后,金嗓子股价长期在2港元左右徘徊,较高点跌幅近七成,市值较巅峰时期的60多亿港元缩水三分之二。

  虽然,今年上半年,金嗓子的销售已逐渐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但公司退意已决。公司上周聘请独立财务顾问,或为私有化作出进一步安排。

  2016年之后,金嗓子股价长期在2港元左右徘徊,较高点跌幅近七成,市值较巅峰时期的60多亿港元缩水三分之二。

  遥想当年江佩珍马踏飞燕式敲钟上市的喜悦,上市后产品销量下行难止、多元化难突破,可能私有化是最好的结局。

  

 

  一款产品坐吃27年

  1993年,深陷经营困境的柳州糖果二厂(金嗓子前身),获得华东师范大学王耀发教授无偿赠送的慢性咽炎治疗配方,工厂在已有润喉糖产品基础上加以改造,喉宝(食品)应运而生。

  次年,公司推出适用于缓解急性咽炎致使喉痛喉干的喉片(OTC)产品。柳州糖果二厂从食品工厂向药企转型迈出关键一步。多年后,公司靠喉片产品奠定了在国内润喉类非处方药市场的霸主地位。

  欧睿报告披露,以2014年零售额计算,金嗓子喉片、喉宝系列产品在中国五大咽喉产品企业的市场份额中占据首位,市场份额18.6%。后两位分别是桂林三金的西瓜霜含片(15.4%)、吉百利的何氏薄荷糖(12.3%)。

  吃水不忘挖井人,柳州糖果二厂效仿东南亚万金油、红花油产品,将王耀发教授的肖像印在产品外盒上,以示对他的感谢。

  王教授的配方救活了糖果二厂。每逢厂庆,王教授到达厂区,柳州糖果二厂全体员工必起身连续3次鞠躬,高喊“没有王教授就没有金嗓子”。

  2015年,金嗓子(06896.HK)登陆联交所,成为广西柳州市为数不多的上市企业之一。

  随着企业发展壮大,公司对拳头产品喉片产品的高度依赖逐渐呈现。上市以来,喉片产品收入对公司营收贡献均在9成左右。

  喉片产品盈利水平强劲,2014年至2020年,毛利率均保持在74%以上。该产品在2019年达到收入巅峰,达7.21亿元。

  频繁提价

  手握高盈利能力的喉片产品,以及倚靠九州通的医药分销体系,金嗓子躺着赚钱。

  这并非一劳永逸,在其他产品销售贡献薄弱状况下,公司在喉片产品上费尽心思。

  2013年,公司把原先规格为20片/盒的经典版,“升级”为12片/盒的新版本,容量减少40%,销售单价从4元/盒升至4.4元/盒。

  在这之后,喉片产品提价成了家常便饭。

  斑马消费统计,2015年至2020年,喉片销售单价(盒)分别为5.0元、5.4元、5.5元、6.0元、6.4元和6.4元;同期,单位成本(盒)分别为1.2元、1.3元、1.4元、1.4元、1.4元和1.5元。

  产品频繁提价,导致销量整体呈现下滑趋势。2015年至2020年,分别为1.29亿盒、1.24亿盒、1.01亿盒、1.04亿盒、1.13亿盒和0.91亿盒。年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6.49亿元降至2020年的5.82亿元。

  

 

  对公司业绩影响最大的应该是2017年的“两票制”,当年,喉片产品收入、销量同比分别下降16.9%和18.55%,业绩降幅超过40%,录得0.61亿元,为上市以来最低值。

  公司另一产品喉宝系列产品也在提价,其销售单价从2015年的4.2元/盒升至2020年的5.5元/盒,同期毛利率从49.6%升至64.1%。

  喉宝系列产品自2005年上市销售,2020年销售收入5368.8万元,仅占公司收入8.35%。

  多元化难破圈

  2015年,公司创始人江佩珍就对外表示,公司将以在香港首次公开发售为起点,力争在药品和快消品领域实现双突破。

  2016年上半年,公司推出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并将国内独家分销权授予运营红牛安奈吉的启丰食品。公司预估饮料产品年销售额3.5亿元。

  为配合饮料产品拓展市场,金嗓子先后赞助《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等节目提高曝光率。全年,公司销售及分销开支约3.19亿元,同比增长24.9%,费用大增即为公司推广草本饮料增加投放。大手笔的销售开支影响到公司业绩,当年公司归母净利润降至1.03亿元,较上年下降33.4%。

  在饮料业务上砸下巨款,收效甚微,2016年,草本植物饮料和银杏叶为代表的“其他产品”约4300万元。

  2017年,因为草本植物饮料销量减少,启丰食品终止投资。金嗓子饮料产品逐渐消失在市场上。

  副业折戟,公司在主业上的拓展同样乏善可陈。

  药企普遍在研发上投入重金,金嗓子却极为吝啬。公司在2015年报披露,未来3年将投入6500万元用于研发,当年已投入230万元。然而,此后多年,公司研发投入在年报中鲜有提及。

  这家不像药企的药企,究竟研发了什么产品?

  据2020年报,“自1994年以来,本集团已成功开发31款新产品”,“其中金银三七胶囊等8项为药品、21项为食品、1项为保健食品及1项目为医疗器械产品。”类似研发成绩描述,自2015年以来已重复6次,说明公司这几年研发新品并未增加。

  江佩珍其人

  金嗓子的成功,与江佩珍紧密相关。

  如果不是2003年她在北京长安俱乐部成功“截胡”罗纳尔多,趁势在央视做了4年广告,金嗓子火遍全国可能没那么容易。

  江佩珍耍了“三届世界足球先生”,虽说令人不齿,但彼时罗纳尔多300万欧元的代言费,这家广西小民企根本无法承担,出此下策实则权宜之计。

  在罗纳尔多之后,公司1430万元签约巴西球星卡卡,“进球真爽,进口效果更爽”的口号,又被大众津津乐道。

  

 

  江佩珍的狡黠,没让她总是一帆风顺。

  2016年,公司因投放金嗓子饮料赞助广告拒付5167万元广告费,被星空华文起诉至法院,70岁的江佩珍被限制高消费。

  斑马消费注意到,在灿星文化在2020年4月披露的招股书中,就多次提及与金嗓子这起诉讼,已将这笔费用利润为坏账。

  2017年,启丰食品与金嗓子公司终止合作,公司寄予厚望的饮料业务拓展被迫暂缓。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江佩珍的能力、经历,与老干妈陶华碧非常相似。

  她出身草根,从一个包糖果的女工成为厂长,又将糖果厂转型为药企,紧接着着手改制直至上市,一路辉煌。

  她所不知道的是,时代已经大变。产品不能仅仅靠营销,过去靠运气赚的钱,也会一点点亏掉。

关键词: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新闻